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購買創新抗肺癌藥,再也不用求“藥神”了!

2019-01-22 15:02:50     來源:諸暨網綜合     作者:張林峰

原標題:購買創新抗肺癌藥,再也不用求“藥神”了!

  自去年11月15日起,北京市開始執行新調整的國家醫保藥品目錄,新納入17種臨床價值高、創新性高、病人獲益高的抗癌藥物,不僅大大降低了癌癥患者家庭經濟負擔,提高了創新藥的可及性,也拓寬了腫瘤醫生和患者的選擇范圍。

  隨著創新靶向藥醫保報銷落地,晚期肺癌患者有希望實現長期生存。而先用二代再用三代藥,或是目前肺癌靶向治療的最佳選擇。

  “以前針對晚期非小細胞肺癌EGFR基因突變患者只有第一代靶向藥納入醫保,而此次調整新納入第二代和第三代靶向藥物,這就好比給腫瘤醫生增添了許多新式武器,藥物的選擇面廣了,也不必過多擔心患者的經濟承受能力。” 中國腫瘤防治學會轉化醫學分會主任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腫瘤內科主任醫師李峻嶺教授表示 ,這些創新藥物各有其獨特臨床價值,比如,首個上市的第二代靶向藥物阿法替尼,相比一代靶向藥,具有獨特的不可逆阻斷機制,且作用靶點范圍更多,對EGFR常見突變和非經典突變同樣顯示出更好的療效。此外,最新發布的第二代與第三代靶向藥物治療順序的研究GioTag的結果提示,先用第二代、耐藥后再用第三代的治療順序可讓肺癌患者獲得更長生存時間。

  李峻嶺教授介紹,肺癌是世界上最常見的癌癥,過去靶向治療出現前,晚期肺癌患者的選擇通常只有化療和局部放療,10年前晚期肺癌患者平均總生存期只有8-10個月,而現在很多患者都能活得更長、活得更好,甚至部分患者能夠實現帶瘤長期生存,這些主要歸功于近十年來靶向藥物的發展。

  “如果說化療是好人、壞人一個也不放過,殲敵一千同時自損八百,那靶向治療則是只瞄準癌細胞的精準打擊,其副作用遠小于化療。所以EGFR突變陽性的肺癌患者可謂不幸中的萬幸,因為他們是適合使用靶向治療的患者,而且現在醫保內針對EGFR突變的靶向藥選擇范圍很廣,一代藥、二代藥可以用于大多數EGFR基因突變陽性患者的初始治療。”李峻嶺教授說。

  現階段,肺癌靶向藥第一、二、三代接踵而至,針對EGFR基因突變陽性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選擇治療方案時到底該怎樣“排兵布陣”?李峻嶺教授這樣介紹靶向藥物選擇的策略。

  首先,第一代靶向藥與靶點結合是可逆的,第二代的結合是不可逆的,對腫瘤細胞生長的抑制力更強。其次,第一代靶向藥僅作用一個靶點,第二代作用的靶點比第一代更多,因此第二代靶向藥對EGFR常見突變患者療效更好,同時對EGFR非經典突變的療效也顯著優于一代。雖然第三代靶向藥與靶點結合也是不可逆的,但是它目前針對的是一代或者二代耐藥之后發生T790M突變的患者。這些靶向藥物的不良反應相比化療都輕微可控,使患者不但活得更長,而且活得更好。

  李峻嶺教授解釋,鑒于第二代靶向藥物的眾多優勢,針對EGFR基因突變的晚期肺癌患者選擇初始治療時,需要為之后每一步治療通盤考慮,盡可能延長患者每一段的治療時間,比如,初始治療選擇第二代靶向藥,一旦發生耐藥后仍有選擇第三代靶向藥的機會。

  最新真實世界研究數據也證實,EGFR突變的晚期肺癌患者將第二代靶向藥作為初始治療,耐藥后出現T790M突變的患者再接受第三代靶向藥后續治療,可獲得更長的生存時間。該研究中納入的亞洲患者持續治療時間接近4年。

  李峻嶺教授最后強調,“先二代,再三代”,或是目前最合理的肺癌靶向藥治療策略,對于藥物的使用,患者和家屬仍然必須聽從專業醫生的建議。


(責編:常瑞雪(實習生)、仝宗莉)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和《諸暨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李娜)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