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3800元買來的古董600萬賣給開發商 落馬區長瘋狂斂財

2019-06-18 08:57:50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張林峰

  王士金從一名國企技術工人一步步成長為政府機關領導干部。然而,隨著職務的提升,他逐漸喪失理想信念,無視黨紀國法,大肆以權謀私,瘋狂斂財。他的一些“神操作”更是令人瞠目結舌——

  3800元買來的“古董”600萬賣給開發商

  戴小巍 劉宇航

  “貪腐的人時時生活在恐懼之中,收受賄賂猶如炸彈,隨時可能炸響;送錢送物的人別有用心,收受者好似處于被綁架狀態,這讓內心特別痛苦……”5月27日,湖北省襄陽市襄城區檢察院組織干警觀看警示教育片《喪失底線的代價》,當聽到片中襄州區原區長王士金的懺悔之言時,參與過此案辦理的檢察官依舊感到震撼和痛心。

  2018年5月,襄陽市紀委通報,襄州區原區長王士金違反政治紀律,與他人多次串供,轉移贓款、贓物,打探、收集組織調查動向及信息,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在組織約談時仍然不如實說明問題,違規為他人謀取人事方面利益;違反廉潔紀律,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金,違規收受、使用服務對象提供的會員卡,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在經營活動等方面謀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此案進入司法程序后,經襄陽市襄城區檢察院審查起訴、提起公訴,前不久法院以受賄罪判處王士金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200萬元。

  法院經審理認定,王士金在擔任湖北省棗陽市副市長、襄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襄州區區長、襄州區城投公司董事長期間,索取和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合計人民幣1305.9萬元、3萬美金、黃金1100克,以及玉石吊墜、玉石手把件各一件,價值100萬元的玉石一塊。

  王士金憑借自己的努力和良好的發展機遇,一步步從一名國企技術工人成長為政府機關領導干部。“隨著職務的提升,他逐漸喪失理想信念,無視黨紀國法,大肆以權謀私,瘋狂斂財,最終落得個鋃鐺入獄的結果。”談到王士金受賄案,辦案檢察官唏噓不已。

  1.借分管城建,公然索要好處

  2006年11月,王士金擔任棗陽市副市長,分管城市建設工作。從國有企業來到政府部門,恰逢地方重視經濟發展,城建工作的開展又需要與企業打交道。起初,棗陽當地的企業家為了與王士金拉近關系,逢年過節都會通過各種方式接近他,送上一些小恩小惠來請他幫點小忙。隨著時間的推移,王士金也從幫忙辦小事到幫忙辦大事,從收受小禮到重金索賄,慢慢喪失了自己作為黨員領導干部應該堅守的底線。任副市長的第二年,王士金就安排了他在襄州區水利局的朋友張某注冊了3個公司——金苗花卉有限公司、襄陽米諸葛文化藝術工作室、世紀未來文化藝術有限公司,以便將來掩蓋自己直接收受他人賄賂的罪行。

  2007年5月,棗陽市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閣某承接了該市一項舊城改造項目。為加快推進項目進度,閣某找到王士金請求幫忙。在王士金的關照下,該項目得以順利進行。當然,這個忙不是白幫的。為了從該公司索取好處,王士金稱自己有朋友在做綠化設計,讓閣某把公司綠化設計項目交給其朋友來做。閣某答應后,王士金安排襄陽米諸葛文化藝術工作室與閣某的公司商談,后該公司將40萬元設計費打入工作室的賬戶。畢竟是借個名義索要好處,綠化設計不過是幌子,工作質量可想而知。果然,沒過多久,閣某就對米諸葛文化藝術工作室的設計方案提出修改意見。但在王士金的示意下,工作室拒絕重新設計,只是退還給閣某公司15萬元費用。閣某“心領神會”,不再追究。隨后,張某按照王士金的要求,將剩下的錢匯入了以王士金外甥女身份開設的銀行賬戶中。2008年5月,王士金又以其朋友生病無錢醫治為由,從閣某處索取6萬元現金。

  除閣某外,2008年,王士金接受了棗陽某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葛某的請托,承諾為該公司在土地變性等事項上提供幫助,收受葛某給予的10萬元現金。同年,王士金又利用職務之便,幫助另一家公司承接了棗陽市污水處理廠的建設項目,并在招投標、工程款結算等事項上為該公司提供便利,條件是由該公司副經理羅某為王士金的女兒購買北京往返歐洲的機票,從而索取了4.9萬元。

  2.職務提升后,斂財更瘋狂

  2011年11月,王士金從襄陽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的崗位上提拔為襄州區委副書記、區長。仕途的順利和過去在棗陽幾年的平安無事,讓王士金越發感受到了權力的“魔力”。如今成了一區之長,還有什么能夠阻擋手中的權力變現呢?如果說在棗陽時的王士金還稍微收斂一些的話,那么來到襄州后,他對錢財的欲望已經到了一種讓人難以理喻的地步,并且開始一系列“神操作”。

  對此,襄陽市某房地產開發公司董事長林某可能有著最直觀的感受。2008年的時候,通過招商引資,林某的房地產公司參與了襄州區老西灣片區的城中村改造項目。王士金調到襄州區任區長后,襄州區政府成立了濱江河建設指揮部,組織協調老西灣片區的拆遷工作,恰好由王士金擔任指揮部“一把手”,林某因此在城中村改造項目推進過程中開始與王士金有了接觸和交往。

  2012年3月的一天,王士金來到項目工地,現場檢查拆遷和項目建設進展情況,林某在一旁陪同。“小林啊,看能否給我400萬元,最近手頭比較緊,女兒想在北京買房。”四下無人時,王士金突然說出的這句話令林某感到十分震驚——這個人膽子太大了,竟公然索要這么多錢!

  但久經商海的林某很快冷靜下來。想著由于區政府負責的拆遷工作遲遲不見進展,使已經投入大量資金的項目遇到了很大阻礙,導致項目停工近10個月,很多拆遷方面的困難都需要王士金出面協調解決。權衡利弊后,林某對王士金笑而不語,既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

  “小林啊,我有個朋友在北京做古董生意,你去他那里買400萬元的古董照顧下生意,也算幫我的忙了。”沒想到,那次開口之后才過了幾天,王士金又找到林某談起400萬元的事。林某心里明白,王士金此舉是因為直接給錢會有顧慮,于是想到一個通過買賣古董變相收錢的主意。為了要錢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不答應的話,自己的公司以后在襄州區的業務很可能就無法順利開展了。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林某最終答應了王士金的要求。

  林某按照王士金提供的賬戶匯入400萬元現金后,王士金安排人給林某送來了一個青銅器。從來沒有收集古董興趣的林某無奈之下只好收下了。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和《諸暨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李娜)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