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38萬元克隆一只狗 讓你家原來的那只愛寵“回來”

2019-01-22 11:31:15     來源:諸暨網綜合     作者:張林峰

資料圖:寵物狗。/p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

資料圖:寵物狗。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

  克隆,讓你家原來的那只寵物狗“回來”

  文/張洪瑞

  本文首發于總第885期《中國新聞周刊》

  “剛生出來的時候,我家里人都說不像,是不是被騙了,主要是因為‘妮妮’一團黑,什么都看不出來。但是我覺得,這就是我的狗,因為原來的‘妮妮’脊梁線上的毛色是黑的,尾巴上有一個關節像骨折一樣是彎曲的,可以用肉眼看出來,現在這只‘妮妮’跟它一樣。”

  為紀念剛剛去世的愛犬“妮妮”,在上海做紅酒生意的張玥演給“妮妮”的“復制版”也起了同樣的名字。“妮妮”并不是第一只被克隆出來的狗,在它之前還有“乖乖”“兜兜”“果汁”等克隆狗的誕生。

  早在2005年4月,就有韓國科研團隊在實驗室里克隆出名叫“Snuppy”的阿富汗獵犬,這是世界首例體細胞克隆狗。領導這項研究的黃禹錫盡管因科研造假而聲名狼藉,但他克隆狗研究的真實性卻未被質疑,并被其他科學家證實過。直到2017年5月,中國才自主培育出首例體細胞克隆狗“龍龍”。

  克隆狗比克隆其他動物更難

  2018年年初,張玥演看到美國好萊塢明星芭芭拉·史翠珊克隆自己愛犬的新聞時心動不已,立即上網查了一下,發現一家韓國公司可以做克隆狗,但是要10萬美元,面對高昂的價格,她猶豫了。后來,她聽說北京有一家名叫希諾谷的公司也能做,費用只有韓國的一半,而且不用郵寄到國外,省了很多事。而在8月份的時候,“妮妮”突然病重,醫生不建議再做任何治療,張玥演便打電話給這家公司,讓他們先保存“妮妮”的體細胞,等到10月7日“妮妮”離開時,便開始實施克隆。

  張玥演作為一名85后的單身女性,早已把“妮妮”看做是家庭的一員。“我是一個敢于嘗試新技術的人,終于有一種方法不用跟自己愛的寵物分離,真好。”她說,“如今我有了更多期待,期待與這只克隆狗之間產生某種化學反應。”

  北京希諾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米繼東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現在大家對寵物狗的感情都比較深,超出了以往我們對狗看家護院的定義,有些人把寵物狗當作家庭成員,在壽命終了時,想花錢把它克隆出來。我同學的狗12歲了,身體狀況逐漸下降,后來我們幫他克隆了一只,他特別高興,發朋友圈時還寫了‘陪你終老’幾個字。”

  其實,克隆并不是什么新技術,只是狗遲遲沒有被克隆出來。早在1996年,世界上就誕生了第一只克隆動物——克隆羊“多莉”。此后,科學家們相繼克隆出20多種動物,克隆動物的名單上包括:小鼠、牛、豬、貓、兔、騾、馬、雪貂、大鼠、狼、馬鹿、猴等等。

  克隆狗和克隆其他動物的技術差不多,需要將供體細胞的細胞核移植到其他犬去核的卵母細胞里,通過體外核質激活,形成一個重構胚,然后通過手術將重構胚移植到代孕犬體內。

  但是,克隆狗比克隆其他動物的難度更大。“一方面,狗的發情周期比較長,很多動物每隔2至3天就發情一次,但狗的周期一般要10多天,我們做出來重構胚的時間需要跟代孕狗的發情周期相一致,否則就不容易懷孕。另一方面,狗的卵子還沒成熟就進入輸卵管,這就必須通過檢測,準確判斷卵母細胞的成熟時間。品質好的卵母細胞窗口期只有幾個小時,所以,獲取高質量成熟卵細胞的時間點特別短,否則就會老化、碎裂。”希諾谷公司顧問、中科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研究員賴良學解釋說,“在克隆過程中要把細胞核去掉比較難,同時要把供體細胞核放進去也比較難,這是因為狗的卵子脂肪含量特別多。牛、小鼠、人的卵子里面都是透明的,狗的卵子是一個黑黑的圓球。如果操作不當或者受外界溫度變化、環境刺激,容易造成卵細胞損傷或者死亡。所有這些就造成了克隆狗要比克隆其他動物更難一些。”

  中國農業大學生物學院教授胡曉湘說,“其實,這也跟需求與投入有關,克隆技術是成熟的,只要各方面投入充足,總能克隆出來。”

資料圖:2019年1月18日,香港寵物節暨國際寵物用品博覽在香港會展中心開幕/p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資料圖:2019年1月18日,香港寵物節暨國際寵物用品博覽在香港會展中心開幕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市場需求

  《2018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2018年中國寵物消費市場規模達到1708億元,同比2017年增長了20.5%,其中寵物狗市場規模1056億元,寵物貓市場規模652億元,而中國城鎮養狗、養貓人群達5648萬人。

  “消費市場的升級,與收入水平的增加有關。”米繼東對這一市場信心十足。“我們之前也做了一些調研,發現有克隆醫院,包括保存寵物體細胞的醫院,但整體來看,開展這項業務的只占市場的百分之幾到百分之十幾不等。由于克隆成本太高,所以市場上克隆狗的價格較貴,未來我們也將做一些優化,降低成本。”

  說到價格,米繼東表示,一方面克隆要比自然繁育效率低,成功率大概在50%,這導致成本上升。另一方面科研人員分工較細,人員較多也是成本上升的重要原因。

  天津博雅基地運營總監李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現階段寵物克隆面對的還是家庭經濟條件較好的群體,但是我們也發現,有很多救助流浪狗的愛狗人士想讓自己救助的某條特別有故事或者情感維系較深的狗‘回來’。還有一些是主人因工作忙等原因,對寵物狗在世的時候沒有好好照顧,心里特別愧疚,就想把它帶回重新照顧一次。”

  “妮妮”就是張玥演收養的一只流浪狗,用她的話來說,‘妮妮’是她唯一的陪伴。“雖然克隆費用很貴,但是看到它還會陪著你,就會感覺很值得。”張玥演說,“有些人選擇買名表、豪車,但是我每每想起能得到一只克隆的狗,就會釋懷很多。”

  北京希諾谷公司的克隆犬單價為38萬元人民幣。另一家商業化克隆狗的公司是韓國的秀巖,價格為10萬美元(約合68萬元人民幣)。2014年,許曉椿創辦的博雅控股集團與韓國秀巖生命工學研究院共同出資成立“博雅秀巖”,在中國拉開了商業化克隆狗的序幕。截至目前,韓國秀巖在全球范圍內已提供了超過1200只克隆犬,并針對國內市場需求提供細胞保存等多項業務。對此,李琳坦言,選擇這個時候進入中國寵物市場,是看中了國內克隆寵物市場的廣闊前景。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和《諸暨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李娜)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