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市中心樓盤50萬一平 20年后,它仍是中國最辛苦的城市

2019-01-22 11:31:48     來源:諸暨網綜合     作者:張林峰

資料圖:尖沙咀鐘樓藍色鐘樓與維多利亞港的夜景交相輝映。/p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資料圖:香港尖沙咀鐘樓藍色鐘樓與維多利亞港的夜景交相輝映。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香港仍是中國最辛苦的城市

  文/閆肖鋒

  本文首發于總第885期《中國新聞周刊》

  到香港參加一個活動,在出機場的路上我隨口問司機師傅,這么偏遠位置的房價要多少,答說“一二萬吧”。別急,這是平方英尺,合一平米十二三萬港幣呢!師傅說市中心新開的樓盤現在都要到50萬一平方米了。這個機場樓盤坐地鐵到中環要一個小時,要是坐機場快線的話,一天光來回車費就200塊錢。但即便是這樣,也是供不應求。

  香港不能多開發點土地嗎?司機師傅說這是港英政府留下的歷史遺產,要留足夠的綠地,足夠的公園和足夠的山林。是啊,不能動不動就把山鏟平,或者填海管大海要土地。這些都是不可持續的作法。

  我問司機師傅,香港政府是不是也跟內地一樣,為了收拍賣后的高額土地費和房產稅,所以會把房價維持在一個高位上,他說有可能,但老百姓習慣了,最可恨的是李超人賺了一把就走了。當然資本有自己的邏輯,香港產業被掏空,長期是看淡了。香港的富人走了,但是內地的土豪們又來了,于是房價又上去了。

  我問為什么香港人不上街游行抗議高房價?他一時難以回答,或許是忙著開車怕分心。我自問自答道,我們華人以勤勞為本,買不起房,永遠是怪自己不夠勤力啊,愿賭服輸。所謂命苦不能怨政府。“對!對!”司機師傅高度認同道。

  這位師傅是個70后。車上放著一首老歌,譚詠麟的《朋友》。他說這兩年的感覺是房子住得越來越小,工作時間越來越長。我說沒辦法,這是整個香港處于經濟大周期低谷的原因,怨不得政府的。他說香港不少人每天工作12個小時。我說996工作方式(即從早9點到晚9點,周六也要上班)在內地是互聯網業的工作節奏,他說在香港幾乎各行各業都是如此。

  20年前《新周刊》曾將香港評為“中國最辛苦的城市”。20年過去了,香港仍是中國最辛苦的城市。

  房價這么高,年輕人怎么辦呢?司機師傅說:“當然就是跟父母住了,結了婚以后要想排上公租房都要等五六年。”是啊,年輕人不管你經濟周期,所以近些年他們的脾氣很大,動不動鬧事,不像父輩忙著掙錢“撈世界”。

  司機師傅年輕的時候曾經在內地開過工廠,現在把產業外移了,在一個團隊里給人家開網約車。我說難道不能多休息一下嗎?他說雖然是自由職業,但是不行啊,你休息了團隊怎么辦?好在他年輕的時候到世界各地都游玩過,他還是覺得香港好,生活方便,物價便宜,服務質量非常好,所以哪兒都不想去。

  中國最辛苦的城市里的人卻哪兒都不想去。勤力打拼才是香港的基因。房價高就高吧,大不了就等公租房。香港大街上極少見流浪者。因為沒功夫流浪,都得去干活。我在歐美大城市的市中心常見到一堆堆流浪者,他們不是沒地方住,政府也有公租房安置他們,可人家自由慣了就是不去。我在瑞士伯爾尼甚至還見過專門為癮君子設置的吸毒場所,政府怕他們犯罪,專門提供毒品和場所讓他們吸。對于歐洲這種高福利病,我們華人是看不上的。

  在機場入關時遇到一位老者,少說也在65歲上下,非常敬業地引導人流排隊。當地報紙報道了香港西貢區一位人瑞在百歲高齡還在開士多店。老人早上扛一箱瓶裝水和飲料到店里,晚上賣不完再扛回來。想必那家士多是人家的,他只是拼了個鋪位。記者問他長壽的秘訣,他說就是不忌口加干活。

  用盡廢退,人沒有累死的,只有閑死的。閑了就有無用感,操心生悶氣。我記得臺灣一位68歲的老的哥對我說的話:沒事做,老得快。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和《諸暨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李娜)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