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社區治理創新實踐 讓居民“看得見、找得到”

2019-06-18 10:38:58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張林峰

  讓居民“看得見、找得到、叫得應”
  ——社區治理的創新實踐掠影

社區治理創新實踐 讓居民“看得見、找得到”

  2018年7月31日,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大面街道五星社區鄉愁博物館開館,市民在館中參觀了解當地的人文歷史。

  王 歡攝(人民視覺)

社區治理創新實踐 讓居民“看得見、找得到”

  6月12日,江西省樟樹市杏佛社區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社區醫療服務中心的醫生在協助老人做康復訓練。

  周 亮攝(人民視覺)

社區治理創新實踐 讓居民“看得見、找得到”

  6月11日,重慶市沙坪壩區雙碑街道勤居村社區勤居讀書苑,市民正在看書。

  孫凱芳攝(人民視覺)

社區治理創新實踐 讓居民“看得見、找得到”

  居民樓里的電梯壞了,遲遲沒人來修理維護;小區內生活垃圾四處堆放,卻無人問津;冬天暖氣不熱,不知該找誰解決……居住在城市中,這些影響千家萬戶生活質量的“小苦惱”,日積月累起來,就成了社區治理中的“大難題”。

  社區是社會治理的最小單元。建設更加便民、美麗、和諧的城市,真正做好民生工作,就必須著力解決社區生活中的操心事、煩心事,治理好通向百姓的“最后一公里”。比如,如何監督物業企業的工作?如何構建政府與居民溝通的橋梁?如何搭建社區居民的參與平臺?近年來,各地在加強社區治理體系建設上有很多新的嘗試,其中不少探索成效顯著,具有借鑒意義。

  “社區吹哨,部門報到”

  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大街向西有一條知春路,附近是北京高新技術企業匯聚之地。每到上下班高峰,主路上人潮擁擠、車流不息;旁邊小巷里停放著的共享單車、電動自行車也都連成了片,行人不得不側身而過。

  就在知春路北側幾百米外的星規路上,一座新修的智能車棚解決了自行車、電動車亂停亂放的問題。天藍色的墻壁、富有設計感的裝飾、需要刷卡開啟的玻璃電子門,內部還有專門為電動自行車設置的充電樁——這座便民智能車棚的設立,要歸功于中關村街道希格瑪社區新成立的“環物會”。

  環物會的全稱是社區環境和物業管理委員會。2017年6月發布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的意見》提出要“探索在社區居民委員會下設環境和物業管理委員會,督促業主委員會和物業服務企業履行職責”。2018年底,希格瑪社區的環物會成立,這也是北京市首個掛牌成立的社區環物會。

  “環物會下設于社區居委會,主要負責協調物業企業與業主之間的溝通。”希格瑪社區黨總支書記胡永珍告訴記者,“過去居民遇到物業方面的問題,找到居委會后也不知道具體該和誰對接,現在就可以只找環物會的工作人員。對居民來說更便利,對社區工作來說也提高了效率。”

  希格瑪社區環物會成員由居民代表推薦投票選舉產生,目前有9位成員。由社區居委會的1名委員擔任主任、2名社區民警擔任副主任,其他6位委員是來自社區各樓的業主。“這6位被選舉出來的業主也都有一定的管理經驗。有人以前是物業經理,有人做過財務工作或者是環衛專家,這保證了環物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專業性問題。”胡永珍說。

  希格瑪社區環物會主任周楊平介紹,現在居民遇到物業問題時會先反映給環物會,再由環物會邀請業主、物業負責人及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召開會議,協調解決矛盾。對物業企業,社區要求企業負責人到社區黨組織“報到”,將物業企業納入社區黨組織、居委會的指導監督之下。對住建委、房管局等相關部門,社區提出“社區吹哨,部門報到”機制,確保上下溝通渠道順暢。這就為社區物業管理工作提供了一個抓手,切實解決了“由誰來組織小區自治工作”的問題。半年間,環物會為居民辦了不少實事,小到處理暖氣不熱,大到申請公共維修基金,包括建成社區的智能車棚。有了環物會,居民的生活更省心、舒心了。

  由于希格瑪社區管理范圍較大,9個院子的1880戶人家分屬11個物業企業負責,而這11個物業企業的管理水平良莠不齊,所以環物會還提出了“大手拉小手”的辦法。“比如業主家的下水道堵塞了,本樓的物業沒有人力來解決,居民就可以找到我們環物會,由我們找社區其他的大物業來派人幫助修理,而且要對60歲以上的獨居老人免除上門費用。”胡永珍說。

  “環物會的成立讓居民受益很大,有什么問題解決得更快了。”希格瑪社區居民李志勇也是環物會委員之一,他告訴記者:“環物會的工作在社區內宣傳很到位,社區居民都知道,所以平時聊天的時候大家就會隨時告訴我遇到了什么問題。能承擔這份職責我也覺得挺興奮。可以作為社區的一分子做點服務工作,這也是我作為共產黨員應有的一種‘退休不褪色’的使命感。”

  社區治理合伙人有“六方”

  不同于希格瑪社區內住戶多、物業企業多的情況,北京市海淀區曙光街道上河村社區負責的是一片單一小區的管理。但就是這片小區,在物業管理工作中也同樣遭遇過不少麻煩。

  上河村小區早已成立了業主委員會,但長期以來業委會與物業企業之間糾紛不斷,出現了三年間四換物業企業的情況。特別是在去年,小區的56部電梯中有29部使用超過了15年,部件磨損、電器老化、平衡系數不達標,故障頻出。又趕上前一家物業企業臨時撤出,社區服務陷入癱瘓,居民四處投訴。

  該如何盡快化解矛盾,匯集各方力量共同將社區建設好?曙光街道創建了社區治理合伙人機制并在上河村社區率先試點運行。

  曙光街道社區建設科負責人、上河村社區第一書記張勝志向記者介紹,社區治理合伙人有六方責任主體:“主心骨”是社區黨組織,“組織者”是社區居委會,“當家人”是社區全體業主,“大管家”是物業公司,“后援團”是上級業務職能部門,“共建者”是參與社區服務保障的其它社會單位。

  “這六方涵蓋了所有社區治理需要的各個參與者,機制的核心在于黨組織的領導。”張勝志說,過去社區黨組織的主要工作是社區內黨的建設、黨員教育管理等,在社區治理中不起決定性作用。但社區治理合伙人機制創新性地將原有平行模式變成錐形管理模式,要求社區黨組織參與到社區治理中,并且在治理出現問題時,要作為主負責者來溝通、協調六方,并根據法律法規要求各方履行各自的責任。這種以黨建引領破解物業管理問題的方式,是將黨的領導優勢轉化為社會治理的效能。

  自上河村推行社區治理合伙人制度以來,小區內的路重新鋪設了、路燈豎起來了,鍋爐排放超標問題也解決了。每棟樓里都新增了公告欄,近期小區有什么活動、物業公司有什么通知、公示欄一目了然。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和《諸暨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李娜)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