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國家“團購”,藥價低走(一線探民生·關注藥品新采購①)

2019-01-22 14:16:07     來源:諸暨網綜合     作者:張林峰

  如何破解藥價虛高?現在,11城市試點新的藥品集中采購模式,以公立醫療機構為集中采購主體,組成采購聯盟,委派代表組成聯合采購辦公室,形成了“國家組織、聯盟采購、平臺操作”的組合措施。此外,還借助一致性評價、帶量采購等新做法,保藥品質量、降制藥成本。日前,中選結果公布,25個品種中標,平均降幅達52%,最高降幅達96%。

  

  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在4+7城市(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和沈陽、大連、廈門、廣州、深圳、成都、西安)展開,以公立醫療機構為集中采購主體,組成采購聯盟,各試點城市委派代表組成聯合采購辦公室,形成了“國家組織、聯盟采購、平臺操作”的模式。去年12月,4+7城市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中選結果公布,25個品種中標,平均降幅達52%,最高降幅達96%。

  4+7集中采購,是一味降價嗎?如此高的降幅,會否影響藥品的保質供應?就這些大眾關心的問題,記者前往上海、廈門、福州,采訪藥采機構、醫院、企業、專家,調研藥品集中采購制度改革情況,及其對藥企、醫療機構的影響。

  首次斷崖降價

  集中市場份額

  增加談判砝碼

  一種癌癥輔助治療藥蘆筍片,出廠價為15.5元,經過諸多環節賣到患者手中時,漲價到213元,利潤高達1300%。幾年前,媒體曝光了這一藥價內幕。在重重流通環節的裹挾下,藥價越招越高。

  反觀此次4+7城市藥品集中采購的結果,在一致性評價基礎上的降價效果顯著,跳出了價格越招越高的怪圈。

  從中標結果分析,其中有3個品種的價格接近國外公認的最低售價。如被質疑價格過低的每片0.15元的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實際上只是接近美國仿制藥的最低售價每片0.01美元(約合人民幣0.07元),還有瑞舒伐他汀片、鹽酸帕羅西汀片,也接近美國的最低售價。低于美國最低售價的品種有9個,包括厄貝沙坦片、利培酮片、賴諾普利片、頭孢呋辛酯片、替諾福韋二吡呋酯片、恩替卡韋分散片、福辛普利片、依那普利片、伊馬替尼片,其中恩替卡韋分散片每片0.62元,是美國最低售價1.81美元(約合人民幣12.49元)的約1/20。

  據測算,中選藥品中,仿制藥采購額將從原來的40%上升到97%以上。11個城市,25種中選藥品采購費用下降到19億元,節約59億元。如果條件成熟,推廣到全國,預計25種藥品采購費用可降到60億元,節約190億元。

  中標的25個品種中,首次出現價格斷崖式下降的外企原研藥,降價幅度超過70%。“國外的很多原研藥,過了專利期就會出現專利‘懸崖’,價格斷崖式下降,而在中國卻一直沒有出現。此次4+7城市集中采購,出現了專利‘懸崖’,這是政府主導下的帶量采購市場機制所帶來的。”長期關注該領域改革的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胡善聯認為,醫保局的職能發生了轉變。過去藥品招標由衛生系統負責,只招不采,很難實現真正的低價。此次采購,醫保回歸購買者本位,采用帶量采購、量價掛鉤方式,用試點城市60%的市場份額換取低價,這種集中度高的采購模式符合經濟學買方壟斷的定律,可以大幅降低價格。

  其次是質量保證。過去,招標采購本質上是唯低價中標。近兩年來,我國啟動仿制藥一致性評價,保障了藥品質量。同時,藥企降價,主要靠減少流通環節費用、控制原料來源。“不能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企業將退出市場,這就明確了將來創新的方向,有助于推動我國從仿制藥大國走向仿制藥強國。”

  由于我國所有公立醫院已取消藥品加成,中標藥品將在醫院以中標價格賣給患者,這將大大減輕患者的負擔,同時節省國家醫保基金,提高醫療保障水平。

  首次帶量采購

  藥企預期明確

  營銷成本降低

  以前,因為回扣的存在,我國患者不管是吃國外原研藥還是國產仿制藥,都要付出高昂的成本。

  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辦有關負責人說,大量仿制藥品留有巨大的回扣空間,導致價格高企。而以往藥品集中采購量價不掛鉤,采購分散,競爭不足,監管不夠嚴,政策不協調,藥品招、采、用、支付各在一個部門,仿制藥追著原研藥定價……這些原因綜合導致藥品價格居高不下。

  針對以上問題,國家試點方案設置了落實帶量采購的重要規則。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教授梁鴻認為,帶量采購解決了流通環節抬高價格的核心問題。“過去的招采辦法,企業必須在流通環節上砸成本,才能讓藥品賣出量。帶量采購,讓藥企有了明確的預期,生產、包裝、營銷等成本都能得到降低。”

  帶量采購并不是我國首創,而是國際通行做法。此前,藥品集中帶量采購在我國屢次被提及,但均沒有落實。此次,為何能得以實現?

  原來,帶量采購不僅僅是概念,更是一整套系統。上海市醫保局醫藥采購處副處長龔波介紹,上海帶量采購的品種之所以能從最初的3個增至21個,其原因不僅是確定用量,還在于自建了一套藥品質量綜合評價辦法,并用醫保資金預付給藥企,作為貨款周轉金。“確定用量、藥品質量綜合評價、醫保周轉金,還有切入醫院臨床HIS系統的監管系統等,這些使得帶量采購真正落到了實處。”龔波總結道。

  上海醫藥集中招標采購事務管理所所長章明介紹,借鑒上海經驗,此次試點采用了“國家組織、聯盟采購、平臺操作”的組合措施。選擇11個藥品用量較大、市一級醫保統籌的城市,委托聯合采購辦公室來開展,具體工作由上海藥事所承辦。另外,國家已經開展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工作,這也給此次試點帶來了巨大的有利條件。

  首次國家牽頭

  留出選擇空間

  確保質優價廉

  4+7城市藥品集中采購,是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的試點,國家層面成立了試點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集中度如此之高,并由國家來組織的藥品集中采購,這在我國尚屬首次。

  2017年開始,福建省開展以醫保支付結算價為基礎的藥品聯合限價陽光采購,推出了采購價、最高銷售限價、醫保支付標準三個價格。由于競爭不充分的藥品價格談不下來,會出現價格倒掛現象,讓醫院叫苦連天。再加上原料藥壟斷現象比較嚴重,導致價格倒掛現象更加普遍。

  “以往的藥品采購,最大的問題是以省為單位采購。每個省的用量只占全國的一小部分,談判砝碼不夠強,導致了競爭不充分藥品的價格倒掛問題。”福建省醫保局處長張煊華說,“但是,如果全國一盤棋,就可以把采購價格降下來。”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和《諸暨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李娜)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