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中國傳統師徒關系迎來變革 “小師父”群體在崛起

2018-09-19 08:21:40     來源:中國網

  第14屆振興杯全國青年職業技能大賽回眸
  “小師父”群體在崛起
  ——技能傳承中的中國傳統師徒關系迎來悄然變革

中國傳統師徒關系迎來變革 “小師父”群體在崛起

  比賽前,選手們去賽場熟悉場地,幾位選手正在研究比賽的機器。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溫維娜/攝

  2000年出生的易康拍著胸脯說:“我現在帶著兩個徒弟。”身材精瘦、個頭不高,別看他年紀小,渾身上下抖落著一股超越年齡的老氣,顯得非常自信。他是一名汽車裝調工,取得了海南省青年汽車裝調工第一名的成績,走到了本屆“振興杯”的賽場。

  他在一家4S店上班,來之前,把工作交待給兩個徒弟,他才放心出門參賽。說起為什么會帶徒弟?他說加上實習,自己的工齡已經滿3年,前兩年,他跟著師父學習,已經能夠獨立面對疑難雜癥,過了一年,他就帶上了徒弟。

  “一個月,我起碼工作28天,徒弟跟著我干,他們雖然嫌累,還是愿意,因為他們能拿到最高的學徒工資。”易康笑著說。作為小師父,易康仿佛是使不完力氣的“小超人”,一旦工作就會入迷,也因此受到老板的賞識。

  在本屆“振興杯”的賽場上,像易康這樣有“小師父”身份的參賽選手還有很多。他們的技術水平普遍較高,都是所在單位的技術骨干,這些80后、90后甚至00后“小師父”群體普遍開始帶徒弟,已悄然成為技能傳承領域與過去的“老師父”帶新徒完全不同的新現象。

  喜憂參半的“小師父”們

  90后的楊治文沒想到,自己已經成為不少人的師父。他以蘭州職業技術學院教師的身份征戰“振興杯”。從這所學校畢業,進入4S店工作,修車手藝不錯的他,兜了一圈,又回到母校工作,成為一名老師,變化之快如同夢幻一般。

  從工人到老師,他身份的變化讓親友們刮目相看。當年,中專畢業的他,準備報考大專,有長輩曾委婉地勸他:“踏實學習一門手藝就行,沒必再要浪費父母的錢。”

  彼時,他還沒有大志向。在老家甘肅天祝,父親經營一家修車鋪,他從小在工具堆里泡大,父親希望他好好學習,不希望他繼承家業繼續修車。“沒辦法,我從小對汽車發動機感興趣,學習起來特別快。”楊治文說。

  畢業后直覺告訴他,鈑金行業更有前景,無論是新能源汽車還是傳統汽車,對鈑金修復有需求。他進入4S店工作,按照行規,跟著一個師父學習。沒多久,師父離職了,所有的工作,全部交給楊治文解決,擔子重了,機會也來了,所有的問題需要自己面對。3年后,他的技術突飛猛進,被蘭州職業技術學院作為人才挖走。

  在企業帶徒弟,到學校里帶學生,90后的“小師父”也會有煩惱。以前他修車,徒弟會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幫他收拾工具,很殷勤地打下手。如今,作為學校老師,給學生上課講解實操工藝。講臺下有些同學愛聽不聽,甚至會擺出一副與自己無關的態度,反饋寥寥。

  與楊治文經歷相似。1989年出生的魏澤生也遇到這樣的困惑。他發現,在企業中,徒弟對師父比較尊重,到了學校就不一樣了,有的同學還會直白地告訴他,讀汽車修理專業只是為了混文憑,將來并不打算從事這一行。

  為何會出現如此反差?相對于以前,如今年輕人就業的選擇更多,與師父之間不存在人身依附的關系,師徒關系、師生關系變得更加松散。在企業,原來只有老師父才有資格帶徒弟成為師父,如今由于生產需要,就需要更多的“小師父”帶徒弟。

  振興杯賽場上,記者還遇到了來自中國黃金集團公司的楊健,他是一位85后焊工。他坦言,現在的師徒關系正在發生變化。由于工作地點在內蒙古錫林郭勒盟的草原深處,地理位置偏遠,愿意來工作的年輕人本就不多,學習焊接技術又不輕松,所以能帶上靠譜的徒弟并不容易。如果能找到稱心徒弟,便如獲至寶。

  個頭高大壯實的楊健,面對徒弟時卻小心翼翼,不太敢責難他們。與自己當學徒時,對師父畢恭畢敬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楊健對徒弟的態度就像哥們兒一樣,下班之后,還會主動約徒弟吃飯喝酒培養感情。

  在“小師父”已經因為各種因緣際會走上歷史舞臺的今天,師父與徒弟如何互動,成為新的社會命題。

  “小師父”們面臨徒弟荒

  比賽一結束,焊工王振走到賽場外面,在樹蔭下一坐,打開一瓶水,一口氣就喝了大半。心情有些放松,他擼起袖子,手臂上露出了一些焊接留下的疤痕。

  身為90后的他是國家電網江蘇分公司的員工,他說自己剛干這一行時,遇到問題,就向有經驗的老師父請教,他也會到處拜師學藝。碰壁也是常事,有的老師父比較保守,不肯爽快教技術。他也學會講究策略,幫掃地和打下手。對方一高興,他就戴著面具,蹲在旁邊看,趁機多請教幾個問題。

  有時候,他還會“偷師學藝”。休息時,遠遠地看別人干活。有的焊接活兒比較難,他就會留心觀察焊接的手勢,不由自主地模仿起來,事后證明,還真能奏效解決問題。

  “現在我也帶上徒弟了,但巴不得把最簡單的技術教給他們。”讓他感到擔憂的是,年輕的徒弟們對焊接手藝并不熱愛。今年一位95后的徒弟離職,讓他難受了好一陣子。

  與王振一起參加比賽的搭檔余榮華,是一位80后師父,在國家電網浙江蕭山的一家公司工作,雖然獲得企業內部技能比賽不少獎項,參與焊接過世界最高的電塔,也曾帶過四五十個徒弟,但發現最終留在這個行業的徒弟只有三四個人。有的徒弟干一個星期就離開了。

  技工的人才流失,已經成為一個顯性的問題。2017年人才藍皮書《中國人才發展報告(NO.4)》報告顯示,我國高級技工缺口高達上千萬人。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發現,近幾年,即便國家對技術工人比較重視,但是因為從事技術工作相對比較辛苦,行業的收入和社會評價偏低,對年輕人難有吸引力。

  來自江西的參賽選手羅宏偉,通過層層篩選,以省賽第一的成績殺入振興杯決賽。他在方大特鋼工作,如今是一位85后的“小師父”。說起焊工的成長之路,他說得下笨功夫:“手上功夫的提高,還是要靠焊條喂出來。”

  近幾年,他也發現行業出現人才斷層,表現就是90后的徒弟少了,甚至還出現師父多徒弟少的現象。

  在他看來,這樣的情況并不一定是壞事,隨著社會的發展,年輕人的工作選擇更多了。與自己這一代相比較,90后和00后家庭條件好了,很多孩子沒有生活壓力,并不愿意來吃苦從事這一行業。

  與羅宏偉一起參賽的搭檔涂偉,是一名80后“小師父”,“我們這一代人,生活主要是靠自己闖出來的,現在的年輕人,即便找不到工作,父母也會管著他們。”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劉欣)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