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與其逃避焦慮 不如用它砸開堅硬的現實

2019-01-22 12:09:03     來源:諸暨網綜合     作者:張林峰

  與其逃避焦慮 不如用它砸開堅硬的現實

  據說,現在90后文藝青年的飯局也開始變得“油膩”:先對剛看過的藝術片或展覽高談闊論一番,然后吞吞吐吐地說出自己埋藏于心的危機和焦慮。最后,不得不打起精神問對方一句:最近有什么好項目沒有?

  作為一名90后,我也深刻體會到了自己和身邊朋友的變化。曾經,我們探討的多是吃喝玩樂和風花雪月。如今,這些東西卻淪為了我們湊在一起的引子:幾個初入職場的人,憑著各自稀薄的社會經驗,分析著對方的焦慮,做起了對方的心理咨詢師。

  “過來人”常常說:年輕人不必焦慮,一切都會有的。可是我認為:任何想要逃避焦慮的努力都是徒勞的。自我實現、在大城市落戶、買房、升職……面對時代和社會帶來的各種問題,90后一定不會無動于衷,而焦慮則是他們面對壓力時最自然的反應。

 

  茨威格說,小說的虛構是在一定邏輯下進行的,而現實往往毫無邏輯可言。而生活的藝術,就在于學會與這些焦慮共存,用焦慮去砸開堅硬的現實。

  對我來說,雖然也會焦慮戶口、薪資等較為現實的問題,但是,在這些問題背后,我更感受到一種精神層面的自我認知危機。此前,我們大多過著單向度的生活:被學校和父母賦予一個目標,然后根據既定的目標去努力。在大學畢業之后,我們面臨的環境忽然多元起來。我們不僅開始面臨更為多元的選擇,還要面臨社會上更加多元的評判標準。

  當同齡人開始四處散開,不必為了統一的目標去努力,我們每個人的自我認知就會面臨較大的挑戰。自由選擇人生的前提是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但對很多90后來說,這卻是他們進入社會后首先要補的一課。

  在人生的多個面向中,90后不僅要在試錯中找準自己的風格,還要學會獨立地生活,懂得職場的人情世故,并笨拙地維系工作和生活的平衡。關于友誼,關于自我,關于工作,這其中的任何一次跨越,都有可能成為90后焦慮的來源。

  90后的焦慮,還來自于更大世界的沖擊。走出象牙塔后,我們的目光不再局限于自己所在的行業。而每次與外界的碰撞,都幾乎必然要打破自己小圈子的習以為常。

  比如,作為一個文科生,我和一位朋友在學校時經常一起看電影、逛展覽。此前,我們從來不會認為這樣的生活有何不妥。可是,就在我們踏入社會,接觸過一些更接地氣的行業后,便會開始不約而同地反問自己:我們是不是應該往現實的彼岸再邁一步? 當理科生們質疑我們的努力并未產生多少實際的效益時,我們也會開始焦慮:自己的工作究竟有怎樣的價值?

  如果說此前說的焦慮是歷代年輕人的“通病”,那么科技的飛速發展,則為90后的焦慮感加上了一層特殊的底色。這兩天,恰巧翻到了著名作家喬納森·弗蘭岑在1995年寫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他認為自己的電視機非走不可,因為只要電視留在屋里,隨時就能看,那他就沒辦法看書了。

  弗蘭岑的這一選擇,與這兩天朋友圈熱傳的“想毀掉一個人,就給他一部手機”形成了有趣的對比。對于現在大部分年輕人來說,他們都無法瀟灑地像弗蘭岑一樣將手機扔掉,而只能接受與科技共舞的既定事實。

  與我們父輩不同的是,90后剛好生活在技術指數型飛速發展的時期。面對海量的社會信息,難免產生難以招架的焦慮。面對選擇性曝光的社交方式,年輕人也很容易對自己的生活狀態感到不滿意。而隨著知識的不斷更新,90后此前學到的許多知識都已經過時,因此不得不一直學習,以應對隨時變化的新世界。

  90后的焦慮感,還常常來自一種“生活在別處”的暢想。面對越來越多元的人生選擇,我們常常會暢想10年后、20年后的生活。而越是產生一種未來可能一無所成的恐懼,就越容易質疑自己當下和過去的選擇。90后看似佛系地捧著自己的保溫杯,實際上卻早在內心小劇場中將人生焦慮地演練了一番。

  所以,無論是出于人生經驗的匱乏,對于自我認知的危機,抑或是出于對未知的恐懼,年輕人的人生一定少不了焦慮感。應對這種焦慮的方式,并不是拒絕它的存在,而是學會承認和接納這些焦慮。

  焦慮感是年輕人應對外界沖擊的自然反應。面對壓力,未經世事的90后往往會產生一些“大驚小怪”。請給他們一些耐心,因為只有經歷了這些焦慮,他們的人生經驗值才會逐步上升,才能逐漸學會如何審慎穩妥地應對危機。

  只有學會直面焦慮,年輕人才能在人生的各個面向之間,逐漸掌握屬于自己的人生“均勢”。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和《諸暨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李娜)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