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評大數據產品不正當競爭案 填補數據產品財產權規則空白

2019-01-22 13:08:22     來源:諸暨網綜合     作者:張林峰

  填補數據產品財產權規則空白

  評淘寶訴美景公司大數據產品不正當競爭案

  □ 申欣旺

  在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3年之后,司法首次對大數據合法使用與數據財產權益作出界定。

 

  2018年12月18日,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確認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淘寶公司”)對大數據產品“生意參謀”數據享有競爭性財產權益,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景公司”)需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淘寶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不正當競爭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共計200萬元。

  數據采集使用存在亂象

  在上述案件中,淘寶公司系“生意參謀”數據產品的開發者和運營者,通過“生意參謀”為商家的店鋪經營、行業發展、品牌競爭等提供相關的數據分析與服務并收取費用,形成特定的商業模式,給其帶來較大的商業利益。該產品體現了淘寶公司的競爭優勢,已成為其核心競爭利益所在。

  美景公司開發和運營“咕咕互助平臺”軟件和“咕咕生意參謀眾籌”網站,并在“咕咕生意參謀眾籌”網站上推廣“咕咕互助平臺”軟件,教唆、引誘已訂購“生意參謀”產品的淘寶公司用戶下載“咕咕互助平臺”軟件,通過該軟件分享、共用子賬戶,并從中牟利。

  兩審法院確認,“生意參謀”數據產品,產品研發者投入大量成本尤其是智力投入,能為其帶來可觀的商業利益與市場競爭優勢,這一數據產品已經成為淘寶公司一項重要財產性權益。

  兩審法院同時認為,美景公司未付出勞動創造,將涉案數據產品直接作為獲取商業利益的工具,此種據他人勞動成果為己牟利的行為,明顯有悖公認的商業道德,屬于不勞而獲“搭便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如果不加禁止將挫傷大數據產品開發者的創造積極性,阻礙大數據產業發展,進而會影響到廣大消費者福祉的改善。

  無論是從宏觀還是微觀層面,這一案件都有著非常重要的價值。

  首先來看宏觀層面,大數據領域的競爭自始就是全球性的。美國長期以來一直強調“在合法公共政策目標得到保障的前提下,實現數據在全球的自由流動”。關于這一點,《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中即有明確的體現。

  歐盟“單一數字市場”戰略三大支柱之一即最大化實現數字經濟的增長潛力,提出“歐洲數據自由流動倡議”,推動歐盟范圍的數據資源自由流動。而《一般數據保護條例》(GDPR)更是直接強調立法目的在于“促進個人數據自由流動”“防止個人數據在內部市場中的自由流動因保護程度不同而受到阻礙”。

  在此國際大環境下,我們可以在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之后,繼續加強整體的大數據立法頂層設計。同時,加強在網絡安全、個人信息保護、數據自由流動與使用等三方面的整體推進。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我國,前兩步已經邁出,但后一步還尚有差距:網絡安全法已經實施,個人信息保護法進入立法視野,但是,數據自由流動和使用方面的規則仍然存在缺失的情況。

  從微觀層面來看,數據采集、使用及各種亂象頻發,這與規則的缺失是有一定關系的。大數據的使用已經引發諸多爭議,甚至訴諸刑事打擊。

  2017年7月,因非法竊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車來了創始人被判有期徒刑三年。2017年10月,頭條視頻的前總經理宋某、視頻技術負責人侯某被控與新東家張某合謀,利用網頁爬蟲技術來獲取今日頭條的視頻數據庫,被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以“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定罪。

  大數據產品財產權益案件的出現并非偶然。根據中國互聯網協會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2018》,2017年中國網民數量達到了7.72億,電子商務及網絡零售分別達到29.16萬億、7.18萬億,而第三方互聯網支付則達到143萬億這樣的規模。無論電子商務還是第三方支付,孿生的是數據的自然沉淀。據中商產業研究院《2018-2023年中國大數據產業市場前景及投資機會研究報告》,2017年中國大數據產業規模為4700億元,而這個數字在2018年將達到6200億元。  

  隨著互聯網產業與技術的深度發展,數據成為“新能源”,數據有價值、數據能夠帶來的巨大收益,越來越多地被認識到。無論宏觀層面的智慧城市、人工智能、大數據治理,還是微觀層面的用戶畫像、精準營銷等等,都有賴于數據的合法有序收集、處理、使用。

  與此同時,個人信息保護與數據商業化使用的沖突頻頻發生,各類數據權屬的爭議也不斷成為話題焦點。顯然,隨著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數據領域新型法律問題的不斷出現,大數據領域法律規則缺失之間的矛盾日益暴露出來。

  大量此類案件的發生,已經引起了法學界的注意,對此開展了諸多討論,但迄今在如何界定并保護數據財產的權屬,打擊不當侵害數據財產權非法行為的問題上,依然未能達成共識。  

  首次提出權益歸屬原則

  在這種背景下,上述案件作為大數據產品第一案,案件的裁判不僅有力打擊了針對大數據產品的黑灰產與不正當競爭行為,對于整個大數據行業的發展,對于大數據產品研發人員以及大數據產品運營主體的行為激勵來說,都有直接現實的價值。

  具體來看,這種價值集中表現在上述案件確定了大數據產品的產權和權利邊界,首次提出了大數據產品財產性權益歸屬原則:“誰付出勞動,誰享有產權”,這類似于早期英美法系版權法中的“額頭流汗標準”,即作者通過創作(如數據庫)時所付出的勞動就可獲得著作權,大數據財產權的歸屬并不需要獨創性或“原創性”,與知識產權構成明顯區別。

  就該案裁判思路而言,這一原則至少包括五方面的內容:第一,原始數據合法采集;第二,原始數據的使用經過脫敏處理;第三,基于數據產品研發者的各類投入,研發者對其數據產品享有財產性權益;第四,嚴懲不正當利用他人數據產品的行為,給予產品數據研發者充分、有效救濟;第五,損害賠償仍然是司法難點,法院秉持嚴格保護的司法政策。下文予以詳細闡釋。

  上述案件所確立的第一個原則是:原始數據應當合法采集原則。大數據產品涉及多方主體,個人、企業、政府以及第三方數據產品使用者等等,分別享有相應權利,承擔合理義務。在這個閉環中,起點是原始數據。信息是數據的內容,數據是信息的形式。原始數據始于網絡用戶注冊、使用網絡服務,包括個人信息及非個人信息,前者指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的各種信息,后者包括無法識別到特定個人的諸如使用網絡服務的記錄、痕跡等信息。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和《諸暨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李娜)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