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2019-01-22 17:09:34     來源:諸暨網綜合     作者:張林峰

  每年10月至次年4月,成群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黑頸鶴從藏北高原飛至拉薩河谷、林周縣澎波河流域濕地過冬。旦增是西藏拉薩林周縣黑頸鶴國家自然保護區巡護員,主要職責便是保護這些高原“神鳥”安全過冬。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西藏林周縣黑頸鶴。王媛媛 攝

  林周縣自古稱作澎波地區,被譽為拉薩“糧倉”,大片的耕地冬季休耕時為黑頸鶴提供豐富的食物來源。“如今,來林周縣過冬的黑頸鶴數量一年比一年多。”旦增說。旦增是位老黨員,2015年被林周縣林業局正式聘為巡護員。

  西藏高原生物研究部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1年在西藏越冬的黑頸鶴約有6300只,2014年6500余只,2017年至2018年冬季調查中,西藏越冬黑頸鶴種群數量為7500余只。

  作為黑頸鶴的“全職保姆”,旦增主要有三項工作:巡護、喂食、救助。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旦增準備騎摩托去巡護。江飛波 攝

  “他們(村民們)都愛開我玩笑,如果他們上午在哪個山溝里看到了一群黑頸鶴,下午在甜茶館里遇到我就要調侃說,旦增家的黑頸鶴又多了一群。”旦增笑著說。

  有趣的是,旦增的普通話并不好,聽、說能力有限,但他非常喜歡科教自然類的電視節目,中央電視臺的《人與自然》是他的必追劇。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旦增的午飯是糌粑。江飛波 攝

  “估計我的巡護范圍今年有600至700只黑頸鶴。”旦增說,巡護過程中主要看黑頸鶴的棲息地有無異常,有無流浪狗等其他天敵攻擊黑頸鶴,另外就是查看黑頸鶴有無受傷、生病等。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西藏林周縣的黑頸鶴翩翩起舞。王媛媛 攝

  冬季的澎波河谷非常美麗,四周雪山環繞,黑頸鶴不時盤旋在村落的上空,發出聲聲鶴鳴。

  常年與黑頸鶴打交道,旦增對黑頸鶴極為敏銳。

  采訪時他會突然指著窗外說,遠處幾個正在緩緩移動的小黑點正是黑頸鶴,而記者要仔細地循著他所指的方向才能辨別。在戶外時,車輛快速通過,他總能提前看到黑頸鶴的位置。

  旦增一家住在虎頭山水庫邊上的卡東村,往下幾公里就是卡孜水庫。旦增的巡護路線以土路居多,騎摩托車一圈下來要兩三個小時。到2018年夏天,他已經騎爛了一輛摩托車。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旦增已經騎爛的摩托車。江飛波 攝

  旦增說,家人很支持他的工作。為了照顧好黑頸鶴,家里的農活他并不怎么參與。

  旦增的愛人次珍說,現在一家人和他一樣,出門處處留意黑頸鶴的動向。“我們平時在哪塊農田里看到黑頸鶴比較多,回來也會和他‘匯報’,讓他留意。”次珍說。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旦增在裝小麥,準備喂食。江飛波 攝

  傍晚,我們跟著旦增到田里進行喂食,“我小兒子的房子現在空著,正好堆放小麥。房子外面的農田地勢平坦,是黑頸鶴喜歡落腳的地方。”旦增說,黑頸鶴愛吃小麥,而并不怎么吃青稞。

  林周縣林業局每年冬天會給巡護員發放1000斤小麥,用于喂食黑頸鶴。“如果巡護員負責的區域內黑頸鶴比較多,小麥不夠的話還可以再申請。”旦增介紹,高峰時期,最多一天要撒大約50斤小麥。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旦增和他照顧的黑頸鶴群。江飛波 攝

  大致掂量了分量后,旦增扛著小麥走到農田里,而百米開外,上百只黑頸鶴悠閑地在田里覓食。

  旦增將小麥均勻撒在一畝多地里,同時介紹自己投喂的經驗:要與黑頸鶴保持距離,大約一兩百米就可以了,“黑頸鶴們看得到,待會我們走了,它們自己會過來吃的。”

  多年的經驗,旦增總結了一套自己的投喂技巧。

  “要站在黑頸鶴的角度看問題。”旦增說,出于安全考慮,首先地點一定要平坦開闊,便于黑頸鶴觀察。其次位置要相對固定,不能今天撒在這里,明天撒在那里,黑頸鶴養成固定的進食習慣很不容易。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旦增在給黑頸鶴投食。江飛波 攝

  再者,時間上也很有講究,小麥撒太早了容易被其他動物搶吃,太晚了黑頸鶴就不來了。“傍晚最好,要等村里的牛羊回圈了才撒。”旦增說,牛羊走動會驚跑黑頸鶴。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每天給黑頸鶴喂食是旦增的“快樂時間”。江飛波 攝

  在水庫周邊,記者感受到了周邊藏族民眾對黑頸鶴的愛護。“我們都有留旦增的電話,如果有人來水庫捕魚驚擾到了黑頸鶴,我們就給他打電話。”水庫邊上的村民白瑪央金說,如果遇到黑頸鶴受傷等情況,村民們都會第一時間通知旦增。

  正在說話時,幾只黑頸鶴正在白瑪央金門口幾十米開外的田埂上悠閑地覓食。

  “它們是一家三口,最小的那只是孩子,稍小一點的是媽媽,另外一只是爸爸。”旦增說,如果三只黑頸鶴在一起,一般是一家子。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黑頸鶴“一家三口” 。江飛波 攝

  “沖沖(黑頸鶴的藏語稱呼)是吉祥鳥,它們能到我們這里落腳,是很好的寓意。”白瑪央金說。

  除了日常巡護、喂食,旦增還負責救助黑頸鶴。

  “正式成為巡護員后,林業局對我們進行了培訓,從2015年到現在,我一共救治了4只黑頸鶴。”旦增說。

  日復一日地巡邏、喂食,旦增并不覺得乏味。他說自己最開心的事便是和“高冷”的黑頸鶴打交道。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旦增家附近成群的黑頸鶴。江飛波 攝

  每年3月中旬至4月,大部分黑頸鶴要啟程飛回藏北進行繁衍,秋冬時節,其中部分黑頸鶴將“拖家帶口”飛回澎波河谷,飛回旦增的身邊。

  即便夏天,旦增也要悉心照顧少量留下來的黑頸鶴,做它們忠實的守護者。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鳥”黑頸鶴的守護者

  西藏林周縣的黑頸鶴。王媛媛 攝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和《諸暨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李娜)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