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網_諸暨市廣播電視臺,諸暨新聞網

看著一家人團聚 這也許是醫者最大的快樂

2019-01-22 18:09:44     來源:諸暨網綜合     作者:張林峰

  看著一家人的團聚,作為醫者,這也許是最大的快樂吧!

  我和我的小病人

  楊剛

  進入臘月,空氣中已經彌漫著濃厚的年味……

 

  臨近中午,像往常一樣,我習慣在離開病房前去看看幾個病情稍重的病人。在走道里,碰到一對年輕夫婦和她們的小孩。

  年輕夫婦30歲左右,因為走得急,男的說話急切,有點喘,攔住我說:“請問,您是楊教授?”

  “是呀。”瞥了一眼他旁邊的女人,個子稍矮,靜靜的,沒什么表情,眼神里透露出淡淡的憂傷。女人右手護著一小孩,三四歲模樣,抱著媽媽的大腿,看不清模樣。

  男的繼續說“我們找您救我家孩子”,急切的眼光里帶著希望,旁邊的妻子眼眶使勁忍著淚水。

  這種場面我并不陌生,雖然突然,但我非常理智。

  “把片子給我看看。”對著走廊天花板的日光燈,一看片子,我心一沉:鞍上巨大顱咽管瘤,腫瘤已經充滿三腦室,合并中度腦積水!

  “去兒童醫院看過嗎?我們可是成人醫院。”說完我側身準備離開。

  “我們就是從那邊介紹過來的。”男的急著留住我,旁邊的女人眼神有些失望,沒有說話,摟小孩更緊了些。

  “求求您救救這孩子吧,我們哪也不去。”說話的是孩子媽媽,聲音很輕,語氣里透著無助和絕望。

  我停下來腳步,遲疑了一會兒,輕嘆了口氣……

  仔細了解了孩子的情況:5歲,因為在幼兒園不長個,加上最近喊頭痛,惡心嘔吐,檢查發現在腦袋正中心長了一個巨大腫瘤。

  孩子是個男孩,雖然5歲,不足1米,體重15公斤。是個典型的鞍上巨大的顱咽管瘤,因為發現腫瘤太遲了,孩子已經出現腦積水、高顱壓,腦疝隨時可能發生導致死亡。

  入院常規的檢查和術前準備高效地進行。這期間小孩因為高顱壓,吃不下飯,每天靠甘露醇暫時緩解顱內壓力。

  巨大的難題擺在了面前:5厘米大小的腫瘤,腫瘤位置在腦子最深的地方,周圍是神經、視交叉、頸內動脈、大腦前動脈、下丘腦、垂體柄等重要結構,什么體位?什么手術入路?術中術后處理?一大堆問題撲面而來……

  沒有那么多的“要是”了。手術計劃已經制定,手術已迫在眉睫。科室孫曉川和霍鋼主任對手術做了重要指示。

  手術當天。交班后早早就到手術室,房間里沒有小孩,原來麻醉科老師抱著小孩在外面哄。小孩雖然小,但顯然感知到了今天的氣氛,麻醉科梁霖醫生抱著孩子,逗他看手機視頻,崔紅醫生輕聲寬慰他。小孩很緊張,不敢睜開雙眼,小聲哭泣著。

  麻醉很順利,小孩安靜地“睡”了。麻利地穿刺頸靜脈置管。

  問題來了,小孩這么小,三釘頭架怎么安?

  三釘頭架是神經外科手術固定頭顱的,5歲小孩的頭顱小、薄,安頭架時用力重了,釘子會釘穿頭顱導致顱內出血;用力輕了,頭顱固定不牢,術中有頸子被折斷的風險。

  手術室管巡回的朱建華老師非常有經驗,上好三釘頭架后,在頭架下方放置一個長木板,這樣,就為頭架又增加了一重“保險”。

  麻醉科閔蘇主任做了術前最后一次檢查后,手術正式開始。

  手術按照既定的方案,平時簡簡單單的開顱,小孩的血色素從10g掉到8g,還好早有準備,迅速糾正。

  手術過程非常順利,鉆孔開顱,打開頭顱后發現腦壓因為腦積水非常高。手術選擇經額底-縱裂入路,分開雙側大腦半球,從鼻根上方一直解剖、分離到大腦中心,在血管、神經、下丘腦中間切除腫瘤。我和助手王曉澍教授、陳松主治醫師長舒一口氣。

  術后的等待也是最難熬的,小孩會醒過來嗎?視力怎么樣?水電解質紊亂會到什么程度?等等。

  小孩的父母卻出奇地淡定和自信,反而在安慰我。“沒事兒,我們相信您,會好的!”我心里暗自稱奇。

  術后按時清醒,視力正常,最擔心的電解質紊亂也在掌控之中,術后當天出現一過性高熱。術后復查CT提示腫瘤切除,一切正常。

  生病后的孩子都非常的聽話,拔管后說話的第一個要求是“想媽媽”。趕緊錄了視頻,第一時間向孩子父母報平安。母親不在監護室門衛,看完視頻的父親,再也控制不住,已是淚流滿面。

  術后孩子父親告訴我,其實來醫院之前就知道這個疾病的兇險,咨詢過很多醫院和醫生,知道我們醫院是他們的希望所在。

  孩子恢復得很好,術后3天已經轉出重癥監護病房。可以時時刻刻和爸爸媽媽在一起。

  小孩的病情逐漸穩定,一家人又恢復了久違的笑容。

  看著一家人的團聚,作為醫者,這也許是最大的快樂吧!

(注:來源如注明諸暨網和《諸暨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李娜)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